登陆

【吃货人世】拜占庭年代的美食——地中海之物资

admin 2019-05-21 202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相关阅览:【吃货人世】拜占庭年代的美食——贵族与布衣的一餐

上回说到了奥斯曼时期的宫殿饮食,那么在土耳其人到来之前,君士坦丁堡的达官高贵们享受着怎样的美食呢?回头找了下,发现材料其实还不少~

拜占庭饮食承继了古希腊和罗马的美食传统,交融了东方的食材、香料以及地中海风格的烹饪方法,在伦巴第、波斯、阿拉伯等地美食传统的影响下,开展出了极具内在的美食传统。现在在希腊、土耳其、巴尔干区域,仍旧能发现不少连续自拜占庭年代的美食。

物资

得益于兴旺的交易以及优胜的地理位置,拜占庭人可以取得十分多样的食材,首要食材包含产于帝国境内的奶酪、无花果、鸡蛋、橄榄油、核桃、杏仁、栗子、苹果和梨以及域外的各种香料,生果以及罗马年代并不常见的蔗糖等。帝国的厨师们在各种别致食材的推进下,开展出了一种“东方”式的烹饪传统,不过最为遍及,也最能被群众承受的,仍是爱琴海和小亚细亚的传统烹饪方法。

anthotiro奶酪,由山羊和绵羊奶制成

拜占庭人用绵羊、山羊、奶牛和水牛的奶制造各种奶酪,例如克里特岛的vlachikon tyritsin,伊庇鲁斯的trofalion以及更为常见的anthotiro,硬干酪(kefalotyri)等,一些奶酪现在仍旧是希腊的招牌产品。

橄榄和橄榄油是拜占庭的必备食材,除了用作烹饪油外,橄榄油还可用来调制酱料,作为色拉的调料,为了应对食物的蜕变,人们还常常用盐和橄榄油腌制保存食物。用果醋编造的腌橄榄也是拜占庭人常常享受的食物。

因为蔗糖比较稀有,蜂蜜就成了其时最首要的甜味剂。蜂蜜乃至成为了9世纪拜占庭与保加利亚发作战役的理由之一,为了操控包含蜂蜜在内的重要交易产品,拜占庭政府的行为直接导致了随后与保加利亚的战役。

Paximadion面包的现代版别,希腊的Paximathia面包

直到公元7世纪,埃及一直是拜占庭的粮仓,交游的商船将粮食运往各大城市,并储存在帝国的粮仓中,若粮食无法准时运达,则城市的居民就会遭受饥馑要挟。在埃及、北非、西西里几大粮仓相继沦亡后,色雷斯平原替代了埃及,成为君士坦丁堡的首要粮食供给地。

面包是拜占庭人的主食,农村区域的人们一般自己烤制面包,城里的人们则从专门烘焙坊中置办面包,为了确保面包的供给,面包师们可以免于参与兵役等公共徭役。连续着罗马年代“面包与马戏”的传统,君士坦丁堡的人们可以得到“每日面包”作为口粮。

由大麦、小麦、鹰嘴豆制成的Paximadion十分坚固枯燥,常被用作旅行者和军人们的口粮,【吃货人世】拜占庭年代的美食——地中海之物资这种面包在土耳其和希腊至今仍旧很常见。Trakhanas是一种由二粒小麦等碎谷物混合酸奶烘烤制成的面包,此外还有被称为Boukellaton的圆环形面包。除了面包之外,拜占庭人还常常喝粥,比方由小米制成的Piston粥。

现代克里特风味的Sfougato,由马铃薯、鸡蛋煎制而成

肉类关于布衣来说十分贵重,猪肉是最为常见的肉类,羊肉则比较贵重,只要富人们才买得起新鲜的羔羊肉,牛首要用于播种,很少会被宰杀。为了满意口腹,富人们热心于满世界打猎,寻觅珍惜的肉类,比方羚羊肉、驴肉,其间最好的是鹿肉(虽然其时的医师们以为鹿肉难以消化),布衣们大多则只能在冬日杀猪,用来【吃货人世】拜占庭年代的美食——地中海之物资制造可以长时刻贮藏的腊肠、咸肉和猪油。

拜占庭人的食谱包含许多家禽,例如鸭子、鹅、鸽子、孔雀、鹧鸪、黑鸟和画眉等,为了满意统治者的需求,乃至呈现了专门的孔雀养殖户,大多数普通家庭则会养殖一些禽类(一般是鸡)供食用。鸡蛋是雅俗共赏的食物,可以用来煮、烤、炸乃至生吃,最受欢迎的食物之一“sfoungato”便是用鸡蛋制成的。

意大利的Bottarga是botargo的现代方式,一般由鲻鱼或金枪鱼卵腌制而成

拜占庭人对水产较为宠爱,龙虾、鲻鱼、鲈鱼、鲷鱼、金枪鱼、章鱼、海胆、牡蛎、贝类都是他们热心的食【吃货人世】拜占庭年代的美食——地中海之物资材,一些布衣会食用淡水鱼,但皇室则偏心优质的海产。拜占庭人会用鱼卵制造一种被称为botargo的食物,到了1100年左右,鱼子酱也开端进入拜占庭贵族们的餐桌。

无论是城镇仍是城镇居民,大多数拜占庭人都有一个小菜园,菜园中栽培芹菜、生菜、小豆蔻、菠菜、莴苣、萝卜、茄子、卷心菜、甜菜等植物。蚕豆、扁豆、鹰嘴豆等豆类是最常见的蔬菜,因为保存时刻较长,价格便宜而备受贫民喜欢。因为东正教的斋戒日较多,大多数时分人们都只能吃豆类等蔬菜,人们会用盐和果醋制造各种泡菜以保存食物。

拜占庭的高贵们热心于异国风情,香料,便是异国风情的最【吃货人世】拜占庭年代的美食——地中海之物资佳代表。大多数香料在罗马帝国年代就已被人知晓,比方藏红花、黑胡椒、肉桂、生姜和丁香,在罗马年代晚期,麝香也传达到了欧洲,最好的麝香听说产自阿富汗或许西藏,虽然圣哲罗姆以为这代表了情欲和享乐主义,人们仍是乐此不疲的寻觅各种香料。

到了中世纪,更多的香料连续来到这一欧亚文明的交汇之地,伊朗的茉莉花,印度洋的龙涎香(一种抹香鲸的分泌物),班达群岛的肉豆蔻,婆罗洲的樟脑……拜占庭人有幸接触到这些异国的芳香,除了用来制造香水之外,在拜占庭吃货们的探究下,一些本来被用作药材的香料,比方迷迭香,藏红花,(或许)也初次被用于食物的烹饪之中。拜占庭人特别喜欢乳香,他们还用果醋、橄榄油、蜂蜜制造各种酱汁。布衣们难以接触到这些贵重的香料,转而运用garos等发酵制成的调味酱

Retsina酒听说具有超越两千年的前史,现在依然是希腊的传统饮品,不过从描绘上看,成分的确比较独特

对酒的偏心充满于拜占庭的各个阶级中,马其顿葡萄酒特别受上层人士的欢迎,此外塞浦路斯、克里特、伯罗奔尼撒等地出产的葡萄酒也收成了广泛的好评。在十字军东征之后,拜占庭优质葡萄酒名声传到了西欧,在狮心理查的婚礼上,就有饮用拜占庭葡萄酒的记载。

拜占庭人偏心辛辣的葡萄酒,他们用茴香酿造一种被称为“anisaton”的酒,此外还有用苦艾、八角茴香、甘菊、龙胆、生姜草、乳香、玫瑰、花椒、欧芹、紫罗兰制成的杂乱调味酒,类似于今日的苦艾酒东方雨虹。此外,其时的人们还会出产一种被称为Retsina的葡萄酒,这种葡萄酒混合了石膏、沥青、松香,具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口感,西欧的人们一般难以忍受他的古怪口味。战士们还常常饮用一种被称为“phouska”的饮料,这种饮料由葡萄酒、果醋、水、香料混合制成,可以供给热量和维生素c,协助防备坏血病。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